专题专栏

RockyPatel​洛基·帕特尔雪茄品牌介绍

2022-11-16 15:41:55 茄编

洛基·帕特尔雪茄品牌介绍

洛基·帕特尔(Rocky Patel)雪茄公司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近年来集中精力开发“洛基·帕特尔”特色系列雪茄,美国雪茄公司洛基·帕特尔于2003年改名后正式成立,创办人洛基·帕特尔先生本身是一位超级雪茄迷,于九十年代初嚐过第一支雪茄后随即爱上,他对雪茄的要求非常高,除了採用不同地区的茄衣、茄芯及茄套,亦下了不少功夫在调配不同产地的菸叶,成功创造优质及富层次感的雪茄。

洛基·帕特尔(Rocky Patel)雪茄公司

雪茄之光据悉,洛基·帕特尔亦非常重视质量控制,其出品的雪茄以高度的一致性见称, 其中的日晒马杜罗系列更在《雪茄迷》杂志上获得95 分的高评分。该特色系列雪茄全部采用优质烟叶制造而成,烟叶原料来自洪都拉斯国内生产的阔叶烟草和厄瓜多尔苏门答腊烟草,年产量为2000万支。


洛基·帕特尔发布20周年纪念版雪茄

这个月洛基·帕特尔发布边缘系列20周年纪念版雪茄,边缘这个雪茄系列是在2004年才进入市场,但洛基·帕特尔早在2002年就开始研究这个系列的雪茄。所以洛基·帕特尔决定根据边缘项目的成立而不是商业发布日期来纪念 20 周年。洛基·帕特尔的边缘系列,一开始没有标签,有一个不寻常的名字,雪茄装在粗略凿成的100个板条箱里,看起来好像木头是从旧谷仓里回收的,这种采用质朴包装的雪茄一开始并不被人看好,可是很快就获得了大批追随者,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低价,洛基·帕特尔边缘系列雪茄一开始推出的时候建议零售价仅为5美元一支。

之后这个系列的雪茄不断发展,雪茄不再装在板条箱中,而且价格也增加了一些,如今这个系列有七种不同的雪茄型号,从一开始的没有标签道现在的不但有标签甚至还多了一个脚标。 图片  这款洛基·帕特尔边缘系列20周年纪念版雪茄的混合烟叶是全新的,包括一个厄瓜多尔苏门答腊的烟叶作为茄衣,帕特尔说这个烟叶已经有10多年的陈年历史了。雪茄里面的烟叶混合了洪都拉斯阔叶、巴拿马烟叶等。


洛基·帕特尔创始人采访(上)

雪茄之光据悉,早在1995年洛基·帕特尔就以一种佛系的态度在销售雪茄,当时正值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雪茄热潮。27年后,已经61岁的他,带领公司成为手工雪茄行业里最成功的公司之一。他的公司每年销售将近3000万支手工雪茄,美国是他的最大市场,其他还销往大约90个国家。他经营着五家豪华的雪茄吧,每次举办大烟熏活动时等待和他握手的雪茄爱好者总是在会场上排着很长的队。洛基·帕特尔和他的雪茄深受欢迎。

《雪茄爱好者》执行编辑大卫·萨沃纳(David Savona)前往佛罗里达州的那不勒斯的洛基·帕特尔公司的总部拜访了这位传奇人物,探讨雪茄行业的现状,了解洛基·帕特尔的创业历程。

大卫·萨沃纳:你从事雪茄行业26年了,几百万支几百万支的卖雪茄,又遇见过那么多雪茄爱好者。能否比较一下1995年你刚进这个行业遇见的雪茄爱好者和如今的雪茄爱好者的不同?

洛基·帕特尔:现在的雪茄消费者更加成熟,对品牌、烟叶混合和雪茄的均衡性的了解也比以前更加丰富。他们有机会品鉴到更多不同品牌的雪茄。这个时代生产的雪茄质量也更好,更富有个性和丰富,均衡性也更佳。雪茄消费者的专业知识比以前更多了,他们对于这种劳动密集型的家庭手工产业有了更多的了解,这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世界。90年代的时候,人们觉得抽雪茄很酷。如今抽雪茄只是一件喜欢的事情,和喜欢威士忌、手工啤酒一样。现在这一代是完全不一样的雪茄消费群体。

大卫·萨沃纳:你刚才说到的这些变化会更有利于一个健康的雪茄消费市场吗?

洛基·帕特尔:我觉得眼下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市场。我记得以前读大学时,我们的出行工具是自行车,我们喝的啤酒是1.5美元一大罐的,在塔可贝尔餐厅吃快餐。现在这些和我当年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有父母的帮助,喝手工啤酒,开奔驰,在平均消费75美元一位的餐厅吃饭。他们更喜欢精致的东西,不会在室外抽廉价烟。

大卫·萨沃纳:眼下的市场是不是比90后市场更年轻的群体?

洛基·帕特尔:一定是。90后一代的市场是单维度的,他们只忠于一个品牌比如OPUS X雪茄品牌。年轻一代想要尝试不同的东西,他们希望探索,他们希望挑战自己的口味并发现喜欢的东西,他们最后还是会消费自己喜欢的雪茄。所以我们总是推出新的烟叶混合产品。

雪茄品牌排行榜

大卫·萨沃纳:你用新品牌做出了很大的市场,这些年来推出了多少款洛基·帕特尔的品种?

洛基·帕特尔:至少有四五十种吧。我们一直在寻找特殊类型的烟叶,调配出75种、100种甚至120种不同的混合物,然后去比较,也许有一两款会让你大吃一惊。我们还会琢磨茄衣、茄套,不停的尝试,有时候混合后的口味会更好,有时候会比较糟。整个这个过程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有时候我们用三四年的时间准备一款新品。在做陈年和珍稀雪茄项目时,我们手里的圣安德烈斯烟叶不够,或者我们自有烟叶田的茄芯烟叶不够,就不得不每年囤一些烟叶出来,耐心等待。我个人比较喜欢去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寻找烟叶来调配。

大卫·萨沃纳:你这里就有一些烟叶混合。

洛基·帕特尔:对,这是我上次去洪都拉斯调配出来的四款不同的烟叶混合。市场上阔叶烟叶的库存很少,机制雪茄公司什么烟叶都买。他们买了好多茄衣烟叶想用来做茄芯,但是还没有。。。

大卫·萨沃纳:(打断他)等等,你说的是阔叶烟叶,不作茄衣,你想拿来做茄芯吗?

洛基·帕特尔:是的,我用阔叶掺入茄芯做了26款混合,其中有四款的口味我很喜欢。为了确保茄芯的质量,我把烟叶堆成发酵堆,计划再发酵一两年。有一个2024年和2025年要推出的新款,我用阔叶代替了巴拿马烟叶,我们正在开发中,很多事情都是提前规划。

大卫·萨沃纳:阔叶不是常用的茄芯,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巴拿马烟叶,也是非传统的。你从另外一个行业来到雪茄制造行业,你觉得有什么帮助或者不利吗?

洛基·帕特尔:我觉得这事要从两方面来看。来自一个历史悠久的雪茄家族的好处是,你有一个天然的遗产,你很容易得到消费者的信任。像我这样一个雪茄行业的局外人,又是一个印度人后裔,律师出身,没有人相信我真的具有制作雪茄的专业知识,这是不利的一面。好的一面是,我不会受到代代相传的原则的束缚。我参观了所有的工厂,留意到并挑选出好的工作方法,我有机会挑选和磨练这些技能并付诸实施。在雪茄行业繁荣期,行业人士不会在混合茄芯时使用这些阔叶烟叶等非传统烟叶,但是这些烟草中有一些很好用。

大卫·萨沃纳:我想很多雪茄消费者并没有意识到你在制作雪茄时追求烟叶质量遇见的困难。

洛基·帕特尔:我们开始进入雪茄制造行业时,遇见的最大挑战是获得信任来获得质量稳定和优质的烟草。我当时与普拉森西亚家族合作的一个原因是他们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古巴烟草种子种植商之一。当时烟叶是供不应求的,我的需求体量又小。我很幸运,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当时我没有足够的钱买下价值500万或者900万美元的烟叶,但是我真的很想要,我想让它们发酵足够长的时间。当时他们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疯子。但是他们看出我的坚定和动力去创建一个雪茄品牌。我从一开始就严格的实施我想要的质量控制标准,这是一场斗争,带来了立竿见影的信誉。

大卫·萨沃纳:你现在的产量是多少?

洛基·帕特尔:产能不是一天就上来的,而是在26年内逐渐形成的。最初每年生产10万支雪茄,后来慢慢增加到15万支。然后30万支,最后增加到100万、150万、200万、300万的水平。这是一年逐渐增长的过程。2021年我们大概能卖出2800万到3000万支雪茄的水平。生产过程中我们会留意每一款雪茄的混合物需要的烟叶,如果材料没有准备好,我们就停止生产。我们保证在任何时候仓库里有可以生产价值2500万美元到3000万美元的雪茄的库存烟叶。

大卫·萨沃纳:对你们来说,原材料不是雪茄,而是烟叶?

洛基·帕特尔:是烟叶,你必须拥有这些原材料才能有雪茄品牌。雪茄购买网站我们每年都会留下200万支到300万支雪茄,生产这些雪茄的原材料烟叶都已经用完了,这种情况持续了至少十年。

大卫·萨沃纳:所以你其实可以卖出更多的雪茄?

洛基·帕特尔:是的,我们只是缺烟叶。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最大的问题是劳动力短缺。六个月内,有36个工人原计划移民美国的,无法成行。所有的雪茄厂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大卫·萨沃纳:除了难以获得需要的烟叶外,你们也会面临人手短缺的麻烦?

洛基·帕特尔:是的,工人们能来到美国是个大麻烦,他们以为穿越边境很容易。我和雪茄厂的同僚们聊过,卷烟师不够,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培训工人。2020年到2021年,我们大概培训了450名工人,大概只有70到80人留存下来。


洛基·帕特尔创始人采访(下)

大卫·萨沃纳:这些困难听起来有点像90年代美国雪茄潮时遇见的麻烦,我记得你就是那个时候进入雪茄制造行业的。雪茄的进口量让我们联想到雪茄潮。雪茄的销量是在上升的。2021年的雪茄进口量是4.61亿支,上一次超过4亿的年份还是1997年。那是雪茄热的最后一年。你觉得我们现在处于雪茄热时期吗?

洛基·帕特尔:我们绝对处于另外一个雪茄热时代里。90年代时,有成百上千的创业人想推出自己的雪茄品牌。这次的繁荣有点不一样,有年轻一代和女性经营者的参与,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可以持续的繁荣。当然,和新冠病毒也有一些关系,人们有时间可以在家里享受雪茄。大卫·萨沃纳:起初,病毒似乎会影响雪茄业务。工厂被迫关闭,商店也关闭。至少早期一些国家和地区是这样的。突然间,我们发现大家开始抽上了雪茄。

洛基·帕特尔:病毒刚爆发的时候,我们挺害怕。我们原本以为今年(2021年)会很糟糕。我们以为雪茄行业会瘫痪。但是相反,商店关了,雪茄休息室关了,我们的雪茄厂也关了几个月,幸运的是,我一直坚持有足够的库存,所以我们的库存足够卖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我不喜欢空车卖东西。我们以为病毒会带来的一切,结果却相反。

大卫·萨沃纳: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你们的生产过程出现了什么样的调整吗?

洛基·帕特尔:我们当时特别关注供应链,我们曾经以为我们的集装箱装不满,我们找不到卡车司机。起初这是一个挑战,我们的洪都拉斯工厂关闭了三个月,尼加拉瓜工厂关闭了两个半月。我们停产了自有品牌雪茄的生产,保留了代工业务。后来我们关注自有的核心品牌。但是供应链仍然是一个问题。类似烟标、印刷、纸张之类的小问题经常会影响工作。比如白标系列,我们本来应该6月份就拿到烟标,但是直到11月份才拿到。我们还有来自中国的集装箱货物,但是也比计划晚了四个月。原本一个集装箱的运费是3500美元,但是最后两箱货,我们支付了每个2.4万美元的运费。整个行业的成本不断在攀升,你能想象的一切都极度短缺。

雪茄品牌排行榜

大卫·萨沃纳:所以白标系列产品原计划6月份上市,后来……

洛基·帕特尔:后来推迟到11月份。这个项目我们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起初我们没有那么条理性,很多事情容易推迟两三个月,理顺后,我们为自己的组织性和预见性感到自豪,但不幸的是,由于新冠病毒,工作的效率又消失了。

大卫·萨沃纳:进口增加,雪茄销售强劲,到底是经销商担忧未来而囤货,还是零售商真的卖了那么多雪茄?

洛基·帕特尔:雪茄销售量确实很高,我们和零售商聊过,也和订单委托公司聊过,眼下我们面对的有空闲时间和年轻一代雪茄消费者的结合。我认为人们正在享受生活中美好的事物,而雪茄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大卫·萨沃纳:你认为病毒大流行结束后会发生什么?雪茄销量会回调吗?或者说目前的高增长是可持续的吗?

洛基·帕特尔:我认为不会出现类似90年代那样的情况,一夜之间繁荣全部消失。现在情况不太一样,雪茄是文化中一个很大的组成部分。和过去比,抽茄者的年龄分布不一样,性别分布不一样,种族分布不一样。这种繁荣不仅仅是在美国,我们的销售额分布在全球90个不同的国家,这种繁荣遍及全球。90年代的雪茄热基本是在美国。现在大不一样,我认为这种繁荣会持续很长时间。大多数业绩较好的零售商都在商店里增加了休息室,很多零售商还开了啤酒吧或者红酒吧,或者全酒吧。11年前我就在那不勒斯开了一家抽茄室(Burn),我把Burn看做是一家有趣的休息室。

大卫·萨沃纳:Burn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洛基·帕特尔:每一次你进入Burn休息室,都会是不同的经历。我们希望进入那些中等城市成为行业的领导者,做成那个城市里最酷的雪茄休息室。从不抽茄的人会来这里尝试雪茄。这种方式为行业带来新的客户,我们为此感到很自豪。我们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因为我们不仅卖自有品牌,我们还卖其他雪茄品牌。我们可以看见时代的动态,我们做各种宣传活动,推出新产品,这都有助于品牌建设。

大卫·萨沃纳:你现在经营了五家Burn雪茄休息室,那不勒斯、匹兹堡、亚特兰大、俄克拉荷马城、印第安纳波利斯,你还想开更多家吗?

洛基·帕特尔:是的,还想在休斯敦、达拉斯、纳什维尔,就那么多家。

大卫·萨沃纳:公司的目标是什么呢?你卖雪茄,也有Burn休息室,这对收入贡献大吗?

洛基·帕特尔:(笑着说)Burn休息室占用了更多的时间,你要处理服务生的事情,还要为茄房和安保配备人员。Burn休息室有很多灵活的工作需要处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占公司收入的15%。

大卫·萨沃纳:你们的雪茄有多少比例卖到美国以外的国家?

洛基·帕特尔:目前还不到5%,所以说我们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大卫·萨沃纳:你创业初期是在洪都拉斯委托普拉森西亚工厂来生产雪茄,后来你在尼加拉瓜建立了自己的雪茄厂,塔维库萨雪茄厂(Tavicusa)。你给我看过这个工厂未来更加宏伟的规划版本。这对你的品牌的现在和未来意味着什么?

洛基·帕特尔:我们在尼加拉瓜建厂的时候,我们的定位是一家小型的精品工厂。我们想在尼加拉瓜开始大量种植烟叶,并慢慢推出一些品牌。我们决定用传统的古巴方式来生产雪茄。雪茄如何卷制,如何捆扎,和在洪都拉斯用的卷制方法不太一样。我们用了两层茄套烟叶,茄帽是三角式,烟叶的发酵方法也有一些不同。我们刚推出了一些有着鲜明特色、更具风味,但是均衡性很好。我们的尼加拉瓜工厂每天生产大概1.3万支雪茄,但是市场需求在增加,我们生产的雪茄数量又有限,我们决定新建一家工厂。雪茄之光据悉,我们设计了一个45万平方英尺面积的雪茄厂,工厂一层本身占地面积是9万平方英尺,卷茄室也位于一层。我们目前的生产部门分布在位于埃斯特利的六七栋建筑物里,我想把他们汇集在一处,有发酵的地方,有分拣的地方,其他的功能需要的场地都要有。我们的目标是逐渐建设好这座工厂来满足在尼加拉瓜的品牌生产需求。当然,洪都拉斯的生产还会继续,我们和普拉森西亚家族的关系很好,合作的品牌做的很棒。为什么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都要部署生产,因为中美洲的政治局势不太稳定,如果洪都拉斯或者尼加拉瓜一个地方出现问题,至少我们的供应链不会被切断。局面也可能会变化,但是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所以我们希望实现多样化,在两个国家都有涉足。我们在尼加拉瓜已经种植了很多烟草,计划在洪都拉斯的贾马斯兰特山谷再种植一些。我们在快跑之前只能先走,先尝试,但是我们一直努力在快走。

大卫·萨沃纳:当你刚涉足雪茄业务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能一年内销售3000万支雪茄,并在100个国家销售?

洛基·帕特尔:没有,我当时的主要目标是让我的同龄人认可我是雪茄制造商,因为我不是雪茄家族的成员出身。我知道当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99.9%的人认为我不会在这个行业成功。这是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动力,每个人都会问我为什么不悠着点。我说是源自对失败的恐惧。我仍然会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在商界做的不好。所以我不敢懈怠,这是我每天的动力。我想努力确保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雪茄品牌。(完)


洛基·帕特尔雪茄公司离职

近期,哈姆雷特·帕雷德斯从工作七年之久的洛基·帕特尔雪茄公司离职,前往罗伯特·福克斯和罗伯·阿亚拉所有的在线雪茄拍卖公司邦德·罗伯茨公司担任顾问。帕雷德斯工作之初是在古巴的帕特加斯雪茄厂做一名卷茄师,他可以算得上是古巴最好的卷茄师,之后作为古巴哈伯纳斯公司的卷烟大使在世界各地的专卖店进行店堂卷茄活动的展示。洛基·帕特尔在伦敦的一次活动中认识帕雷德斯,后者的雪茄知识给洛基·帕特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邀请帕雷德斯去自己的公司工作。

哈姆雷特·帕雷德斯在手工雪茄卷制方面的水平已经达到“自由人”的匠人级别,据说这种水平和级别的卷茄师可以不借助任何模具和压机把烟叶卷成可以抽食的成品雪茄。如果你在过去20年抽过相当数量的古巴雪茄,其中一定有帕雷德斯的作品。2015年帕雷德斯加入了洛基·帕特尔雪茄公司,当年他的首个品牌上市,这是帕雷德斯第一次与非古雪茄品牌合作。

虽然帕雷德斯8月底辞职,但是洛基·帕特尔雪茄公司仍然完全拥有哈姆雷特雪茄的商标,包括哈姆雷特的解放、哈姆雷特25周年等品牌。公司执行副总裁尼什·帕特尔说,Tabaquero Hamlet Paredes(哈姆雷特·帕雷德斯烟草商)这个牌子将停产,其他哈姆雷特系列雪茄将继续生产,大概占公司总销售额的1%。洛基·帕特尔说:帕雷德斯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们仍然是朋友。我们希望他一切顺利。

After seven years with Rocky Patel Premium Cigars, Hamlet Paredes has left the company to work as a consultant for Bond Roberts, an online cigar auction house owned by Robert Fox and Rob Ayala.

Paredes started as a cigar roller in Cuba’s Partagás factory before serving as an ambassador for Habanos S.A. where he would perform in-shop rolling demonstrations around the world. Cigarmaker and brand owner Rocky Patel met Paredes at one of these events in London and, impressed with his knowledge, offered Paredes a job.

Paredes signed on with Patel in 2015 and his debut brand, Tabaquero Hamlet Paredes, came to the market that year. It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Paredes had worked with non-Cuban tobacco. 

Although Paredes resigned in late August, Rocky Patel still has complete ownership of the Hamlet lines as well as the trademark to the Hamlet name, which includes brands such as Liberation by Hamlet and Hamlet 25th Year. According to Nish Patel,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the company, Tabaquero Hamlet Paredes is being discontinued while Rocky Patel will continue to produce the other Hamlet cigars, which represent about 1 percent total sales. Paredes never had any equity in the cigars he made for Rocky Patel, according to Patel. “He left on a good note and we’re still friends,” Patel tells Cigar Aficionado. “We wish him the best.”

来源:加勒比之光

首页
新闻
产品
联系